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挂牌之全篇最完整版 > 正文
韩光:给杨靖宇当政委 协助赵尚志创建哈东支队
更新时间:2019-09-09

  韩光同志是东北抗联的老战士,其抗战经历极富传奇色彩。他曾先后与抗联名将杨靖宇、赵尚志、李红光等在枪林弹雨中并肩战斗,患难与共,并结成深厚的战斗情谊。韩光不仅是当年抗联将领当中极少的幸存者,也是新中国成立后抗联将领当中唯一成为级别最高(享受政治局委员待遇)的国家领导人。

  韩光,原名孟宪林,曾用名小孟等,1912年3月24日出生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一个贫苦家庭。1929年冬,韩光初中毕业后来到哈尔滨参加党的地下工作,踏上了革命道路。1930年加入中国青年团。同年10月调往沈阳担任共青团满洲省委秘书长,这一年他才18岁。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不久,中共满洲省委遭到大破坏。11月,省委书记张应龙等人被捕叛变。韩光并没有被吓到,主动请示省委临时领导要求回哈尔滨开展群众武装斗争。

  1932年9月韩光被派到珠河(现尚志市)抗日前线,与李启东(中共党员,时任中共珠河中心县委军事委员)、金策(时任中共珠河中心县委负责人,后任中共北满省委书记,光复后回朝鲜任副首相)等人策划和参加整顿红枪会和组织伪军哗变来创建党的抗日武装的兵变工作。这是创建我党在东北抗日武装的最早尝试。正当兵变工作进入关键阶段的时候,1933年5月初,他被省委调回哈尔滨。韩光走后不久,珠河县委又派军事委员李启东等人再次打入孙朝阳的义勇军,与只身打进这支队伍的赵尚志密切配合,继续进行改造这支队伍的工作。虽然也没有成功,但李启东、赵尚志、王德全三人却从部队中带出11支长短枪,找到县委之后,于1933年10月10日在三股流宣告“珠河东北反日游击队”正式成立。当时这支队伍除上述三人外,县委又补充进梁在文等,总共才13人。后来就是这13人很快发展成战斗力最强,人员最多,规模最大,威震日寇的英雄部队——抗联三军。

  1933年10月省委又派韩光以党、团省委特派员的身份到南满游击区巡视指导工作。

  南满地区建党最早的是磐石县。1930年8月,中共磐石县委成立时,为保卫县委机关便成立了一支由七人组成的“打狗队”,队长李红光。1932年6月4日在满洲省委军委书记杨林的帮助指导下,把原“打狗队”正式改编成30多人的“磐石工农反日义勇军”,即磐石游击队,也就是抗联一军的前身。然而当时省委执行的是“实行土地革命”的“北方会议”精神,队伍难以立足。1932年11月,中共满洲省委候补委员、省军委代理书记杨靖宇来到南满磐石,纵横驰骋,四战四捷,不到一年就壮大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杨靖宇任师长兼政委,李红光任参谋长,宋铁岩任政治部主任。独立师下辖两个团,共300多人。

  刚刚成立的独立师,从10月1日开始就遭到1万多日伪军的疯狂“大讨伐”。在数十倍的敌人面前,杨靖宇果断做出跳出敌人包围圈,向南发展的重大战略转移,于10月27日晚在黑石镇附近渡过辉发江,冲破了日伪军编织的“死亡之网”。

  韩光就是在这个时期到达南满的。11月中旬,韩光在濛江县(今靖宇县)的龙岗山区追上了杨靖宇的部队。当时杨靖宇的指挥部设在山下一间小草房里,屋里还亮着灯。韩光来到门外问一位参谋:“天这么晚了,杨司令还没有睡?”参谋说:“自从挺进江南以来,他经常是通宵不眠,策划着部队的行动。现在他又在拟定新的作战计划。”

  当韩光走进指挥部的时候,杨司令和李红光参谋长正俯身在铺着地图的炕上轻声交谈。

  “报告杨司令,小孟(即韩光)同志到了!”随着参谋的报告声,杨靖宇立即站了起来,紧紧握住韩光的手说:“你赶得不慢,再晚来几天,就要去鸭绿江边找我们喽!”

  韩光说:“四处炮声隆隆,你是冲破敌人的重围,闯到江南来的啊!”说罢,两人都爽朗地笑了起来。

  一番寒暄之后,杨靖宇从南满情况谈到省委关于做好抗日义勇军统战工作的指示。说着说着,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大圈,坚定地说:“在这里,我们要扛起党的抗日大旗,打出一个局面来。要想尽一切办法,把这里的反日力量联合起来!”他那洪亮的声音震荡在每个人的心理,也震荡在南满大地上!

  当时南满的局势相当严重。日军已增兵三个师团,四个混成旅,共十万余人,同时还正在利用妥协的机会,大量发展伪军。而各种抗日队伍各自为战,极易被日军各个击破。再从独立师内部来看,干部缺乏的问题非常突出。在司令部除了杨靖宇外,所有同志皆为朝鲜族,作战计划及一切书信往来都是杨靖宇一人处理。在这种情况下,韩光的到来对于杨靖宇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所以杨靖宇就想让韩光担任独立师政委。韩光说:“我是特派员,任职应由省委定。”杨靖宇说:“那就先代理吧。”就这样,经独立师党委决定,韩光代理了半年的独立师政治委员。

  他协助杨靖宇积极开展对各路抗日义勇军、山林队的政治思想工作和对群众的宣传教育工作,统战局面渐渐开始打开。然而也有一些抗日义勇军的头领对搞联合作战心有余悸,怕惹火烧身。

  为了鼓舞南满人民的抗日斗志,独立师奇袭“三源浦”,勇夺凉水河子,攻打八道江,东边道连环战轰动了整个南满!开创了长五六百里,宽五六十里的第二块南满抗日游击区。

  独立师党委认为,联合抗战的时机已经成熟,决定立即着手联合工作。韩光和李红光一起负责了具体筹备工作。李红光是被主席亲自表扬过的著名抗日英雄,在南满各路抗日军和老百姓当中有很高威望。在民间流传着“日本鬼要挨枪,出门碰着李红光;日本鬼运不吉,出门遇上杨靖宇”的民谣。韩光和李红光亲密无间,相互帮助,不分昼夜地给各抗日义勇军和山林队头领写信,走访,串联,协商,说服他们参加联合的抗日组织,请他们来参加会议。1934年2月21日,大小十七支各路抗日队伍的头领聚集在临江县三岔子附近的城墙砬子,召开了东北抗日联军总指挥部成立大会。会议通过了杨靖宇起草的《联合抗日宣言》,并选举杨靖宇为总指挥,隋长青为副总指挥,李红光为参谋长,其余各位为参谋委员。十七支队伍,四千余人,分别编为八个支队,并划分了活动区域。

  这次会议的影响十分深远,是党的抗日武装统一战线的一大创举,不仅迅速壮大了南满党的抗日武装,也为整个东北党的抗日武装斗争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后来的“东北抗日联军”名称,正是杨靖宇最早提出,并率先实践的。

  不久,党团省委特派员傅天飞到达南满向杨靖宇传达了省委意见:“调小孟回省委,天飞留南满。”

  笔者在研究东北抗联史的过程中注意到,在省委派来的诸多干部当中,韩光是唯一被杨靖宇委以重任,亲命政委,且令杨靖宇十分满意的优秀政治领导干部。其时韩光只不过是20岁刚出头的年轻干部。

  杨靖宇和韩光在硝烟弥漫的烽火岁月里所结成的战斗友谊,也给韩光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直到晚年,韩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由衷地赞美杨靖宇:“他是完美无缺的人啊!”深深表达了对杨靖宇将军无尽的思念!

  1934年4月下旬,韩光离开南满返回哈尔滨。可是等了一个星期也没人来接头。有一天,在哈尔滨道外正阳街(现靖宇街)碰上了团省委秘书长小王。韩光问:“你们为什么不来找我?”

  小王说:“团省委书记刘明佛和团省委宣传部长杨波被捕叛变了。省委同志们正忙着搬到新的住处,一时也不能听你的汇报了。省委派你去珠河,还是以党团省委特派员身份去工作。主要帮助赵尚志搞统一战线。你把南满杨司令那里的经验告诉赵尚志他们。南满的情况你到珠河以后写个详细的报告来。”说完之后,小王就走了。

  韩光暗自吃了一惊!因为两天前他还在铁路公园(现哈尔滨儿童公园)附近看见了刘明佛,幸亏没打招呼,也多亏当时刘明佛没看见韩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刘明佛的叛变导致哈尔滨、吉林、双城、长春等地党团组织遭到重大破坏,30多人被捕。

  1934年5月,整整一年后韩光再次来到珠河,见到了赵尚志和中共珠河县委领导。他详细介绍了南满游击队的斗争情况,特别是着重介绍了杨靖宇部队开展统一战线的经验。他们听后深受启发,一致感到必须把更多的义勇军及诸多小股抗日队伍进行改编,组成一支统一指挥的队伍。

  随后,赵尚志亲自出面去联系义勇军队伍的头领,分别谈话,进行联合统一的工作。

  1934年6月29日,东北反日游击队哈东支队在乌吉密南沟的柳树河子宣告成立。除珠河游击队之外,义勇军“黄炮队”、“铁军队”和宾县七区、三岔河大排队等出席了会议。赵尚志出任支队司令。支队下设三个总队。一总队长赵尚志兼任,政委李兆麟;二总队长“黄炮”,政委马宏力;三总队长曹德生,政委韩光。此外还有骑兵队、教导队、迫击炮队等,全队共450人。

  以珠河东北反日游击队为核心,吸收各路义勇军、山林队组成的哈东支队是党的东北抗日武装统一战线的又一新创举。它较之松散型的“反日联合军总指挥部”是更为紧密型的统一指挥和统一行动的抗战部队,使战斗力大大提高。日伪军异常恐惧哈东支队,一提起赵尚志便谈虎色变。日军中“小小的满洲国,大大的赵尚志”的传说也是在这个时期流传的。

  哈东支队成立后,韩光和三总队长曹德生率队在中东铁路哈绥线南北两侧,频繁袭击敌人的军车、铁路,给日寇的交通运输以沉重打击。据伪满哈尔滨铁路局统计,1934年8月间北满铁路东部线起。给日寇当局造成损失130多万元。日伪当局称:“1934年7、8月,北满铁路东部线可称名副其实的‘交通地狱’,赤色游击队工作是相当惊人的。”

  然而哈东支队成立不久,由于日伪当局收买汉奸,策动叛变,破坏统一战线,出现了“黄炮队”叛变和“九江队”与游击队发生冲突的事件。

  为了稳定抗日大局,用更大军事胜利的影响来扩大游击区,哈东支队决定,利用日伪军向铁路沿线多人的队伍迅猛插向五常、双城两县,开始了一连串新攻击战。

  其中规模最大的是著名的攻克五常堡战斗。离敌重兵把守的县城只有30公里的五常堡,驻有日伪军300多人。用300多人攻打300多装备精良,且筑有城壕城墙、炮台的坚城,在整个东北抗日战场上也只有赵尚志敢于实施。

  为了转移敌人的注意力,赵尚志派人制造攻打五常县城的假象,并派100多人在哈尔滨至五常县的公路设卡,阻击援敌。其余200多人悄悄接近五常堡,将其三面包围,只留一道门让敌人逃跑,防止困兽之斗。

  8月15日晚,攻城战斗打响。赵尚志一声令下,司号员吹起了冲锋号,各门外枪声四起。守敌慌作一团,向吹冲锋号的方向一阵猛射。号声突然停止,小号兵血洒抗日疆场。指战员见司号员牺牲,个个怒火冲天!赵尚志大吼一声:“给我猛攻!”但是敌人机枪出的火舌压住了勇猛冲锋的战士。韩光和赵尚志也被横飞的子弹压得抬不起头来。韩光的帽子也被子弹打落在地,险些中弹。

  赵尚志下令:“机枪,上来。给我狠狠地打!”机枪调了上来,西门内外成了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城内敌人也大量向西门增援。

  就在此时,北门的通讯员来了,兴奋地向赵尚志报告:“报告赵司令,北门被打开了!”原来一总队二中队16名战士在抗日英雄赵有的带领下,一阵火力打哑了西北角的炮楼,越过高墙深沟,冲进城内,连续攻占了三座炮台。

  赵尚志一挥匣枪:“冲啊!”便率领队伍向北门冲去。韩光紧随赵尚志从北门冲进了城里。经过两小时激烈战斗,击毙守敌数十人,大批敌人从南门逃走,五常堡胜利攻克。这次战斗缴获大小40余支及大批物质。在城内还广泛开展了抗日宣传。但是韩光的战友哈东支队三总队长曹德生等三人英勇献身。

  史料记载,40多年来五常堡从未被任何武装攻破过。九一八事变后曾有一千多人的义勇军攻打五常堡也未曾攻克过。而赵尚志指挥200多人攻克300多日伪军坚守的五常堡,威震哈东,令日伪当局十分难堪!

  五常堡战斗之后,赵尚志又指挥部队连续攻克了双城县的八家子、康家炉、梨树沟、方城岗等敌人据点,势如破竹!

  五常堡等一系列战斗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群众和各路义勇军的抗日斗志,震慑了投降势力,稳定了抗日大局。

  为进一步纯洁和巩固抗日队伍,9月下旬哈东支队进行了重新整编。整编后赵尚志仍任司令。针对“黄炮”等叛变的情况,为了进一步加强政治思想工作,由韩光担任政治部主任(此前由李兆麟代理政委兼政治部主任)。金策(光复后回朝鲜担任副首相)任经济部主任。全队470人,其中党团员90人。

  正当韩光配合赵尚志发动群众与凶恶的日本关东军浴血奋战的时候,1936年1月,韩光突然接到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通知,调他去莫斯科东方大学第八分校学习。当时韩光申述道:“前线任务繁重,又缺领导干部,我来之前,县委及赵尚志同志等再三强调,汇报请示之后赶快回来。我怎么能一去不复返呢?”

  韩光就这样不情愿地离开了轰轰烈烈的东北抗日战场,离开了朝夕相处、生死与共的赵尚志等亲密战友!

  赵尚志在不断扩大抗日队伍的过程中,最需要强有力的政治领导干部去做大量思想政治工作来稳定队伍,提高部队素质。韩光则是在与赵尚志并肩战斗中,亲密相处,密切配合,能推心置腹地进行深层交流的少有的优秀政治领导干部。

  韩光无论是与杨靖宇配合,还是与赵尚志相处,都是那种走到哪里都是很受欢迎的人。足见其高尚的品德、崇高的精神和高超的领导艺术!

  1939年底韩光到延安后,担任中央统战部秘书长。抗战胜利和新中国成立后又历任大连市委书记,黑龙江省人民政府首任省长,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国家基本建设委员会主任等。

  1982年9月,被选为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常委、专职书记。1985年9月增选为中共中央委员会常务书记。

  1987年党的十三大召开,76岁高龄的韩光主动要求退居二线。离休后他满怀深情地投入到抢救濒临失传的东北抗联史料的征集之中,先后编纂出多部填补空白的专著,解决了东北抗联久悬半个世纪的历史争议和抗联老战士的落实政策问题

  “抗联英灵照千秋!”这是韩光为《东北抗日联军名录》(马彦文著)的题词,更是他那抗联情结的深情表达!香港赛马会资料官方网